女装短袖

分享淘宝购物,共享时尚生活

发表时间:2015年08月02日  分类:户外用品

文/X教授 (微信公众号:X_Man_Investment)

传言中的“境外敌对做空势力”终于露出了真面目。证监会7月31日对24个账户采取了限制交易措施,而这24个账户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家贸易公司: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司度贸易)。

财经媒体每日经济新闻到这家贸易公司的注册地上海恒隆中心做了调查,并且查证了公司的投资方和高管,终于大致确认,这家司度贸易,和美国著名对冲基金 Citadel 的关系密切(原文在此: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5-08-01/935119.html#rd)。

Citadel 可不是什么小角色。截至2015五月,以芝加哥为基地的 Citadel (城堡投资) 管理的资产超过260亿美元,是世界上第二大多策略对冲基金。

Citadel是主要依靠程序做交易的基金(是不是似曾相识?没错,证监会查的就是程序化交易)。在美国,Citadel还是唯一以做市商身份开展期权业务的对冲基金,也是首批拥有自己的股票借贷能力的基金之一。在2008年之前,Citadel只有1994年一年曾经出现亏损,同时基金的费用高的吓人,成功入围的投资者在支付20%的利润分成外,还要支付资产4%至8%的固定管理费用,这种收费就算在以2/20结构收费的对冲基金行业都高的令人咋舌。

最为厉害的是,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退休之后,也加入了 Citadel,做了一个高级顾问。

Citadel 的创始人肯尼斯·格里芬(Kenneth C. Griffin) 是正宗的高富帅。

1986年,刚刚年满18岁的格里芬在哈佛大学就读期间,就发起了2只基金,来号召哈佛的学生把钱给他进行投资,又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大约26万美元,建立了自己的一个可转换债套利组合,并用自己编写的程序取得了不俗的收益。1990年11月1日,格里芬22岁,他用420万美元建立了自己的基金公司 – Citadel。

自1998年起,公司年度业绩一直稳超20%。2006年9月18日,价值 95 亿美元的对冲基金不凋花咨询公司(Amaranth Advisors)豪赌天然气价格失败接近破产,格里芬收购了它的大部分业务,并且在接下来的天然气价格回升中赚的彭满钵满。

到2007年底,Citadel的辉煌达到了顶峰,公司资产达到200亿美元的峰值,但这样的情形并没有持续太久,2008年金融危机,Citadel损失了超过55%的净值,高峰期格里芬自己说“我们每天在市场上的亏损都是几亿几亿的”。人们都预测Citadel可能破产,但是它最终熬了过来,在2012年、2013年的总收益分别是25%和19.4%。2014年,格里芬以9亿5000万的收入,在顶级基金经理里位居第五。

格里芬工作的时候极其严厉,对手下不假辞色。X教授曾经听一位曾经在Citadel工作的对冲基金大佬后来回忆,“当我们战战兢兢告诉他一件事要6个月才能完成时(实际上已经觉得很提前了),他毫不犹豫地告诉我们3个月是底线。”

格里芬特别喜欢吃奶昔,他偶尔会派司机开车来回200英里,专程去他的家乡威斯康星州威尔士附近的奶品店LeDuc’sFrozenCustard买奶昔。LeDuc’s的店员将格里芬称做“那个买1000杯奶昔的人”,因为他在2004年庆祝自己生日的时候买了1000杯奶昔,专程用车送到了芝加哥。

一个典型的高富帅当然不能只是赚钱工具。格里芬更是一个狂热的艺术爱好者。1999年,他花6050万美元买下了保罗·塞尚的画作Curtain,JugandFruitBowl(窗帘、水瓶和水果篮),创下了法国印象派作品的拍卖纪录。

2006年10月,他又花了8000万美元从梦工厂的合伙人David Geffen那里买走了艺术家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的作品《虚幻的开始》(False Start)。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描述,当日格里芬和太太是被邀请参观另一幅作品,但是当他站到琼斯那幅画前面,久久挪不开步子,爱慕之心溢于言表。8000万美元,创下了还活着的画家作品售价之最。

格里芬买下的艺术收藏基本上不会再拿出来卖。格里芬捐了1900万美元给芝加哥艺术博物(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并把塞尚的画放在那里展出。2014年,他向母校哈佛大学捐赠了1.5亿美元。此笔捐款是常春藤大学接到的最大一笔捐款。

格里芬与太太结婚11年,太太安妮在婚前也是一家对冲基金的创始人。但2014年格里芬单方面提出离婚,之后各种狗血剧情。比如安妮要求格里芬每个月连8000美元的小孩学费都不肯给,格里芬立刻回击说安妮出去度个假要花45万。他们原来住在豪宅的67和68楼,分居后格里芬住到了66楼,然后安妮要求分财产的时候66楼也要归她。她还说格里芬威胁她,如果不乖乖听话,就”打官司打到到她破产”。根据法庭文件,安妮本身的资产总额在4000万美元左右,“打官司达到破产”也是够大手笔的。总之身价约为70亿美元的格里芬,愿意和妻子共同抚养三个孩子,但不愿给太太大笔的资产。考虑到他们签过婚前协议,这些还是留给律师去解决吧。

看到这里,你应该对这位对冲基金大佬有所了解了,我们也应该理解证监会强调的“境外做空势力”是确有其人的。但是,他是不是主要的凶手,X教授表示怀疑。中国仍然是外汇管制的国家,虽然 Citadel 利用了贸易公司的身份将热钱偷偷运了进来,但仍然不可能运太多,要是有几十亿的资金往来早就被外管盯上了,所以最多也就有个几亿的资金,就算1:10的杠杆,能做的交易头寸也就几十亿。何况对冲基金未必是单向做空。当然没有具体证据我们不能妄下定论,但从另一个方向说,现在就认定“境外做空势力”是股灾的唯一元凶也为时过早。

关注微信公众号方法:用微信“扫一扫”扫描下方二维码

上一篇:
下一篇:


花呗如何套现| 薇薇公主| seo顾问| 量子计算机| 百度贴吧| 天涯社区| 猫扑| 人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