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短袖

分享淘宝购物,共享时尚生活

发表时间:2015年05月13日  分类:微信收集

六、

林范范并不知道自己输了,但她感觉到了挫败。

确实如沈闲预料到的,林范范的心中,原本以为古井不波的心底里,竟然长出了一些小小的幼苗,在发芽,在生长。

林范范与鸣少峰之间,是一段许多年前的爱情故事,其中有许多不可为外人道的东西,林范范早已对这个前男人心丧若死。

若是在别的地方遇到,林范范大概可以像普通朋友一样,打个招呼,唏嘘一下,然后走掉。就算鸣少峰负荆请罪,跪在面前,却也不可能有任何的心软。

但这一次,范范看见鸣少峰和那个女子之间的亲昵,她喝下了那杯名叫爱情的鸡尾酒,心底里却长出了那种幼苗,名叫嫉妒。

她嫉妒了,而且快要抓狂了。

这一场跨越七个城市的旅行,不晓得是谁安排的。如果鸣少峰只是一个人来,范范会以为,他就是背后的主使人,然后立刻打起包离开,绝不会给鸣少峰任何继续阴谋的可能性。

但鸣少峰却是带着女友来的。这让林范范心中疑惑起来,她相信给鸣少峰十万个胆子,也绝不敢做出这种安排一个旅行,专门向她示威的事情。

所以答案就变得很清楚,鸣少峰应该也只是被蒙在鼓里的一个,他以为只是带着现任女友来玩而已,却不知道竟然遇见了范范这个前女友。

林范范纠结着,要不要把旅行继续下去。

这是沈闲在之前筹谋时预料到的一个生死节点。如果范范受到这打击,就此打道回府,那么沈闲的一切安排都作废了。

但沈闲研究过范范的性格,深知她是那种遇强则强,越挫越勇的性格。

确实如此。

如果范范只是偶遇鸣少峰,她或者转身就走了,但有了现任女友这一出,她反倒是咬咬牙,想把旅行继续下去,再看一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如果这是一场好戏。

鸣少峰是深知内幕的局中人,范范是不知身在局中的看戏人,而沈闲是这一切的布局者。

落子无悔。

七、

旅行团在阳朔稍作停留后,来到了大理洱海。

对这个地方,范范并不陌生,而相信鸣少峰也是最熟悉的那个。

只不过各自身边的人,都不一样了。

鸣少峰带着小女朋友杜鹃,在大理的街头闲逛,鸣少峰给杜鹃介绍着沿途的小吃和奇怪的小饰品,引发杜鹃一次次的惊呼,和对鸣少峰崇拜的仰望。

旅行团的其他人,都在纷纷拍照留念。

范范今天却完全脱了白领女的城市气质,穿着小碎花的短裙,披着白族的织布披肩,顿时从快马轻裘的生活里挣脱,变作了闲适的游人。

但她的眼神,却一直若有似无的望着前方,看着鸣少峰和杜鹃在熟悉的街面上行走。

“嘿,范范!”。

一个皮肤黝黑的姑娘,瞪大眼睛,像是发现了外星人。

范范迷惑的看了半天。

那姑娘指指鼻子:“不认识了吗,小雅,我,小雅啊。”

范范:“啊!你是小雅,怎么会变成这样!我还以为。。。”

也难怪范范认不出小雅,她们两人同岁,范范还是皮肤若凝脂,白里透红。可小雅却黝黑黝黑,皮肤粗糙,看起来至少老了一轮。

“你老公呢?”小雅左右逡巡,“鸣少峰躲哪儿啦。”

范范无奈的扬扬下巴,朝前指了指。

小雅兴奋的看去,却正好看到鸣少峰搂着杜鹃。

小雅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淡,淡到完全消失,冷哼:“也是个忘恩负义的。”

范范在鸣少峰最穷的时候嫁给了他,那时两人穷的连喜宴都办不起,只好旅行结婚。而所谓的旅行,也不过是坐火车硬座到了大理。

就在大理,他们遇见了刚刚受情伤的小雅。那时,小雅的男朋友刚刚和一个女富二代跑了,她痛苦不堪,便辞去工作,来到这里流浪。

在洱海边,小雅认识了当地人寸海,两人坠入情网。小雅竟抛弃了城市里的一切,心甘情愿的和寸海厮守在洱海边一个小小的屋子里,以打鱼和招待游客为生。

小雅和寸海的爱情,后来被范范写成了一个故事,从博客里,转载到报纸杂志上,令许多少男少女怀春,也想来找一段如此的痴恋。

所以范范很自然的问:“你们家寸海呢?”

小雅微笑:“不在了。”

“不在了?”

“去年洱海月节,去救一船落水的游客,力气尽了,人没上来。”小雅淡淡的说,仿佛是在说一个不相干的人。

范范愣住了,久久说不出话来。

小雅上去,拥抱了范范:“今天也是月节,大家都要出船在洱海上看海,你也来吧。”

范范点头,她看不见小雅脸上的泪,却听得见她心里的痛。

####

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白头偕老的爱情?

也许有白头偕老,到那时却没了爱情。

也许有爱情,却很难有白头偕老。

执子之手与子携老的故事,正因为传奇,所以传唱。

白族的月节,也就是汉人的中秋节。但在大理,有上关花,下关风,苍山雪,洱海月之称。所以到了那一天,白族人都会出船到洱海上赏月和吃白饼、醉饼。

范范今夜去的晚了,洱海早已万船竟发,她没有看到小雅,而且似乎大部分的船都被游客租走,面前只剩一艘小舟。

但却有人先上了。

鸣少峰见着范范也是一愣,看她在踌躇,于是笑着让出了半边,请范范来坐。

范范看四周确实没有船,无奈只好坐上去。船家也不停留,立刻离了岸。

范范却奇怪了:“咦,你不等女朋友了?”

“没让她来,我一个人。”鸣少峰说。

范范瞟了一眼鸣少峰的手指,没有戒指,也没有戒指的痕迹:“这种时节,你怎么会错过,记得从前,你是最抓机会的呀。”

鸣少峰:“就因为有从前,所以才一个人?”

范范目光垂落水面,她听懂了。

鸣少峰却看天,双手撑在座椅上:“只有想念这种事情,是需要一个人静静的。”

范范笑:“那我岂不是打扰你了?”

鸣少峰:“如果想的人是你呢?”

范范顿时慌乱起来,她左右旁顾,却又不晓得说什么好。

鸣少峰叹了口气:“其实刚结婚的时候,我们也是在这样一条船上,还有小雅和寸海。那时没有许多人,我们划出去,飘到洱海中间。寸海大声的唱歌,小雅细细看着,我们却是在热恋,你一直说连结婚都没有戒指。。。。。。”

范范突然感觉心口有一股热流,往上涌,快到眼睛,她咬住嘴唇,竭力让眼泪不落下来,假装无所谓的说:“你就把手往手里一撩,再伸出来时,已经有了枚戒指在掌心。”

“那时候穷,买不起钻石,只有一枚银戒指。”鸣少峰叹口气,伸出手,如当年般在水中一撩。

如镜洱海,月碎如心。

再伸出手时,掌心间有一颗银色的戒指,淡蓝色的宝石闪烁着月光。

###

“她会接受么?”

小武和沈闲坐在远远的一艘船上,望着范范这边。

沈闲却不看,仰天欣赏满月,摇头道:“不会接受的。”

果然,话音刚落,那边船上,范范已经摇头拒绝了。

小武一拍船舷,很是遗憾:“做了这么大的局,又是偶遇,又是包船,硬生生把岸边的船都买走,居然还是不成。”

沈闲:“急什么,这一次本来就没预备着成功。”

“可是,老师。。。”

沈闲摆摆手:“早就跟你说过,花钱就能搞定的事情,还需要我们干嘛?范范是个坚果女孩。你知道什么是坚果么?”

小武:“知道啊,外面是厚壳,里面是肉。”

沈闲:“早年间受过伤的女人,因为害怕再受伤,所以会把自己的心一层层包裹起来,你想要敲开它,比登天还难。所以需要一次次的尝试,一点点的撬。上次我们埋下了嫉妒的种子,而这一次,就是唤起她心里的回忆。”

小武:“嫉妒让她愤怒,回忆让她感动,情绪一有波动,爱情就会发芽了。”

沈闲满意的点头:“不错,这次的事情很顺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一次,就可以发动总攻了。”

小武:“老师安排了七座城市的计划,可最多三座城市就能搞定,这真是稳准狠。”

洱海上凉风吹拂,波浪如鳞,沈闲舒服的叹了口气躺下:“希望不会出意外吧。”

###

夜深,赏月的舟子渐渐散去,偌大的洱海上,只有两三叶渔船。

范范和鸣少峰聊了许多往事,虽然没有收下那枚意味深长的戒指,但她的心却像是没那么坚实,而悄悄的,为对方暖了起来。

纵然从前有多少的伤害,有多少的恨意。

但恨却依然是一种爱,恨是一些难以说出口的希望。

鸣少峰示意船家把船划回去,而范范左右一望,看到最远处,有条熟悉的舟子,舟子上,站着一个女人。

是小雅,穿着白族最隆重的礼服,站在船头,望着范范。

范范刚想喊她,可小雅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范范突然想到了,她明白了过来,双手抓住船舷,却不晓得该怎么做。

小雅微笑,然后跃入水中。

洱海无声,四面安静的如同风都停了。

范范嗓子被什么东西堵住,她站起身,遥遥看着那边,看着那一圈圈的涟漪,似是想再看着小雅从月色满盈的水中再探出头来。

但是没有,也不会再有。

她已经追月而去,去找心爱的男人了。

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爱情这种事情?

未完待续……

奶爸陆琪微信每天解答情感问题!

只需搜索微信公众号“陆琪”加关注并留言!

你的感情问题,交给陆琪来解决!

上一篇:
下一篇:


花呗提现| 淘宝网女装小西装| 薇薇公主| seo顾问| 柠檬蜂蜜水| 量子计算机| 雅戈尔官方旗舰店| 波若兰 | 泳装| 百度贴吧| 花呗提现信誉平台| 天涯社区| 猫扑| 人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