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厂家

分享淘宝购物,共享时尚生活

发表时间:2015年05月02日  分类:微信收集

当2013年7月,埃及前总统、被穆斯林兄弟会推举的穆罕默德.穆尔西(Mohamed Morsi)被军队废黜,并随后被送上法庭时,恐怕很少人想到对他的判决会迟至今日;当2014年3月24日和4月28日,埃及法庭先后分别判处529名和683名穆兄会骨干、成员和支持者死刑时,恐怕许多人都认定,穆尔西也将毫无悬念地被判处死刑——尽管判处死刑不意味着会被处死,事实上前述两批被判处死刑的穆兄会人士中被宗教领袖大穆夫提“点头”、因而核准死刑的,占比不足5%,真正被处死的据说至今为零。

4月21日,埃及巡回法院法官萨布里(Ahmed Sabri Yousse)对穆尔西等15名穆兄会被告作出宣判,裁定15人“指使杀人、使用暴力逮捕抗议者并对他们施加酷刑”罪名成立,判处穆尔西等13人有期徒刑各20年,另两人10年。但于此同时,原先对穆尔西最严厉的一项指控“谋杀”被裁定不成立,这成为令穆尔西摆脱被判死刑命运的关键。

尽管许多媒体和评论家均表示,对穆尔西的判决“略感意外”,但仔细分析便不难看出塞西(Abdel Fattah Al-Sissi.)当局的逻辑:尽管2012年12月针对反穆兄会示威所进行的镇压行为发生时,穆尔西是现任总统,但他并非穆兄会真正的领袖(甚至不能算最核心成员),因此对他的判决只能比照同样在任上被推翻的前总统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2012年6月2日因指使杀人、滥用职权和贪污一审判处终身监禁,2014年5月21日又因侵吞公款被判刑3年),而不便和穆兄会精神领袖穆罕默德.巴迪(Mohammed Badie,去年4月28日被判处死刑)。

不过正如许多观察家所指出的,对穆巴拉克的审判“虎头蛇尾、头重脚轻”,如今的他实际上已处于“准保外就医”状态,而迄今无任何证据表明,穆尔西将会受到同样的轻纵。

穆兄会历史悠久,曾拥有数以百万计的信徒,更在世界各地拥有广泛的分支,历史上曾多次被打压并一度销声匿迹,但压力稍稍放松便很快死灰复燃,因此重新掌权的军官团自不敢掉以轻心,如果说87岁高龄且病入膏肓、身败名裂的穆巴拉克已构不成威胁,那么只比穆巴拉克小一岁的巴迪就不能放虎归山以免成为穆兄会更具号召力的“超级精神领袖”,相比之下,还不到64岁的穆尔西自然更宽纵不得——虽然他在被捕前只是穆兄会的“前台人物”,并非真正领袖,在兄弟会领导人中也不显得特别极端、激进,但“鱼儿”一旦重新“得水”,谁知道会如何?此次宣判后,囚笼中的穆尔西举起右手,做出了4指伸、拇指屈的“救赎”手势并高呼“真主伟大”,随即穆兄会在网上重申“穆尔西仍是合法总统”,本人一度和穆兄会走得很近的塞西,当然不会品不出个中三味。

随着“伊斯兰国”的异军突起,活跃于西奈半岛、原本被控和穆兄会“眉来眼去”的原教旨极端武装,如今纷纷改打起ISIS的黑旗,而穆兄会势力却因背后金主卡塔尔君主易位后的消沉,和塞西当局不遗余力的打压,显得越来越低调。但从此次宣判看,塞西当局仍然将穆兄会、而非“伊斯兰国”当作对埃及现政权最大威胁,毕竟穆兄会有悠久的历史、旺盛的生命力、灵活的政治传统、深厚的群众基础,和多次死而复生的经历,穆尔西是民选合法政府,世界上许多国家至今对塞西推翻穆尔西的行为表示质疑、甚至不认同,而貌似更“凶悍”的“伊斯兰国”支持者却在国际“白道”上找不到什么公开的支持者,完全无法对塞西当局的合法性构成威胁。

近日塞西的内政、外交表明,其治国重心仍放在巩固自身统治上,为此对内防穆兄会甚于防ISIS,对外则一方面继续结好大金主沙特,另一方面对后者的“非分之请”推三阻四——在刚告一段落的、沙特主导的对也门军事干预过程中,埃及婉言谢绝了沙特“大举出兵”、尤其出动地面部队的邀请,而仅仅派出海军舰艇去“点了个卯”,相反却多次对利比亚亲ISIS武装进行了大规模空袭,以报复后者残杀埃及科普特基督徒的暴行。

上一篇:
下一篇:


seo顾问| 量子计算机| 百度贴吧| 天涯社区| 猫扑| 人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