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短袖

分享淘宝购物,共享时尚生活

发表时间:2013年05月20日  分类:微信收集

大家都知道,癌症一旦进入晚期,癌细胞在体内扩散,治愈的可能性就会变得微乎其微,即便捡回一条性命,此后的生活质量也会大幅下降。因此,早期发现、早期治疗十分重要。而要想尽早发现癌症病兆,定期、及时进行体检是很关键的。在加拿大,针对癌症防治的早期检查是很重视的。

在加拿大大多数省份,到了一定年龄以上,全身体检是免费的(在卑诗省是45岁以上);倘达不到这个岁数,要做全身体检,就必须自费进行,或购买商业医疗保险,由后者承担。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在加拿大就不能依靠福利体系的医保进行早期检查,并及时发现癌症病兆。

首先,对于妇女而言,乳腺检查(Mammograms)是可以每年无条件免费做1次的,且只需在各省癌症防治协会的网站上预约即可,无需让福利医疗体系最低层级的家庭医生经手,这样可有效减少检查轮候时间,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因排队和等候耽误确诊和治疗。在加拿大,乳腺癌发病率是比较高的,而防治水平也位居世界前列(如卑诗省乳腺癌5年生存率高达97%),定期免费检查,有助于早发现,早防治。

其次,全身体检虽然不能免费,但专项体检却是可以免费做的,前提是先去看家庭医生说明情况,并被家庭医生认可,认为确有必要。在加拿大,家庭医生只负责门诊,可以开处方药,开体检单、化验单,但本身既无权售药,也无权体检、化验,认为自己需要做某项检查,以防早期患癌者,就必须首先说服家庭医生,让他相信这样的体检是有必要的,而非毫无意义的浪费公共医疗资源。这些专项体检项目范围广泛,包括宫颈切片检查(Pap Smear Test,可检查是否患有子宫肌瘤)、血液检查(可检查早期血癌)、肠镜检查(可检查早期肠癌)、胃镜检查(可检查早期胃癌)、子宫超声波检查(可检查早期子宫肌瘤),等等等等,可以说,可能涉及的癌症类别,原则上都可利用这种“拆分体检大法”进行早期检查,前提是“家庭医生认为有必要”。

之所以这样设置,是因为调查发现,普通人、尤其中老年人常常对自己身体状况有过度恐惧,稍有头疼脑热就会兴师动众进行全身体检,或不必要的治疗,这必然消耗大量公共医疗资源,延长本已很长的门诊轮候时间。不过这种“拆分体检”、“家庭医生把关”的体检方式,需要求医者本人对自身身体情况熟悉,且懂得如何与家庭医生沟通,将自己的顾虑准确传达给对方。

一旦确诊为癌症,就需要进行治疗。加拿大针对癌症的治疗方法有放化疗和药物治疗两种。

不论哪一期的癌症都属于重症,家庭医生无法单独负责,通常会代为预约专科医生,第一次会由家庭医生代约(患者无权直接约专科医生,必须由家庭医生介绍),一旦专科医生收诊,此后该患者和此次治疗有关的门诊,就可以直接和专科医生约了。

通常情况下,专科医生会尽量说服患者,优先采用药物治疗的方式,或以药物治疗方式为主。这是因为加拿大医疗资源严重匮乏,专项治疗等候时间偏长。据加拿大安大略省卫生厅的统计数据,该省省民从家庭医生转专科医生,平均要等7.2周,由专科医生转医院动手术,平均要等7.1周,也就是说走“正常医保渠道”,动个手术要等14.3周(也就是3个半月),而安大略省还是全加拿大轮候时间最短的省(全国平均等候时间为19.0周)。很显然,如果过多采用放化疗,不仅可能造成不必要的医疗资源浪费,而且会令轮候时间变得更长,这对患者本人、对其他患者的病情,显然都没有好处。

药物治疗的费用,在加拿大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各省的规定大相径庭。

在医保覆盖面最广、福利最好的魁北克省,抗癌药物(如Herceptin)只要专科医生认为是治疗所必须,就可以包含在医保范围内;在卑诗省、阿尔伯特省和萨斯喀彻温省,只要确认长有肿瘤,且肿瘤为恶性,经专科医生签字处方,抗癌药物就可包含在医保范围内;在安大略省,肿瘤必须确认为恶性,直径超过1厘米,才能包含在医保范围内;而在其它加拿大省区,实行的是(on a case-by-case basis)“个案处理”原则,即卫生部门有权根据每个患者的不同情况,作出包含或不包含在医保范围内的裁决。

需要指出的是,包含在医保范围内并不等于免费,在加拿大,医院以外的一切处方药都是要收费的,只不过医保覆盖的处方药,医保会承担部分乃至绝大部分药费(视医保受益人收入状况等而定)。

那些被裁定不被医保覆盖的处方药怎么办?如果患者本身购买、或工作单位代办了商业医保,而商业医保又将这类药物纳入保险范围内,则大部分药费仍然会被保险所消化。倘患者本身未购买任何商业保险,或虽购买,但所需处方药却不在保险范围内,就必须100%承担“零折扣”的药费。

被专科医生确诊,需要进行放化疗,乃至住院治疗的,放化疗和住院期间的治疗费用,是由医保承担的。但在加拿大,住院的限制性规定很多,通常只有“非住院不可”,即如不住院接受护理或动手术,就可能出现严重问题或危险时,专科医生才会签字送院。如果患者病患发作,自行或呼叫救护车送急诊,急诊临床医生认定需要住院治疗、手术,也是可以的。加拿大没有综合性私立医院,所有综合性医院都是公立的,没有挂号处和常规门诊部(这部分功能被分流给了家庭医生和专科医生),急诊门诊是医院和患者唯一可以直接“接头”的地方。

加拿大之所以在治疗癌症方面如此“抠门”,是因为全民医保财政负担沉重。2012年,加拿大专为私人公司﹑政府﹑工会管理医疗计划的Express Scripts Canada所做名为《2011年加拿大药物趋势调查报告》(Canada 2011 Drug Trend Report)的资料显示,2011年加拿大患者因处方效率低下造成的医疗资源浪费为11亿加元,因“性价比低下”的药物或治疗方法造成的医疗资源浪费为42亿加元,因医生和患者配合不当,导致求医、药物治疗、体检化验和放化疗次数增加,原本不需要的住院治疗被迫进行等,造成的医疗资源浪费达70-90亿加元。自1980年至今,加拿大处方药支出成本翻了6番。而报告显示,癌症患者和“疑似癌症患者”是“过度治疗”和“不当治疗”问题最严重、医疗资源浪费最甚的。如果不加以控制,加拿大引以为荣的全民福利医保,就很可能被巨额治疗成本拖垮。

这种“控制治疗成本”的方法下,加拿大癌症治疗状况如何?

2008年CONCORD研究报告显示,加拿大乳癌、前列腺癌、男性及女性直肠癌存活率,在所调查的31国家里,分别位居世界第二、第三、第六、第三,平均存活率则位列世界第一。正如安大略省人口研究和癌症监控中心副主席约翰.麦考林所言,这项在加拿大抽样覆盖率达总人口58%、历时近10年的大型调查所产生的结果,“足以让加拿大癌症治疗载入全球癌症存活率的史册”,表明加拿大的癌症治疗体系和理念是成功的。

但俗话说“过犹不及”,过度的精打细算,正造成许多副作用。

首先,体检上的“抠门”固然减少了盲目体检的次数,却也让某些对自身身体状况较“钝感”者身患癌症而不自知。众所周知,早期发现、早期治疗,是治愈癌症的关键,而许多癌症患者在早期患癌时症状不明显,自己很难发现,不少加拿大患者就是因为漏过体检,错过了最宝贵的治疗时机。

其次,分工明确,层层把关的医保体制减少了盲目出诊和盲目投入,但环节越多,效率越慢,且加拿大的就诊轮候时间本就很长,如此转来转去,很容易耽误治疗。

第三,苛刻的药费审核令许多患者负担沉重。加拿大癌症协会2012年11月4日公布的、历时3年出台的研究报告显示,每10名加拿大癌症患者就有9名被拖入经济困境,其中有些人及其家庭因此欠债,有些破产,还有的原本家境小康,却从此成为“救济户”。这份名为《呼吁为减轻癌症患者的经济负担采取行动》的报告指出,每年加拿大新诊断出的癌症患者约18万多人,死于癌症的患者约7.5万,这意味着每天有500多人确诊,200多人因癌症死亡。这些自费的处方药(如某种化疗治疗药膏单价174加元,只能用几次,某种抑制癌症复发的针剂,一针就要2500加元)会令许多家庭感到不堪重负,且成为长期拖累。许多患者虽然痊愈,却因此造成个人财政信用下降,连房贷都很难申请得到。

上一篇:
下一篇:


花呗提现| 淘宝网女装小西装| 薇薇公主| seo顾问| 柠檬蜂蜜水| 量子计算机| 雅戈尔官方旗舰店| 波若兰 | 泳装| 百度贴吧| 花呗提现信誉平台| 天涯社区| 猫扑| 人人网|